您现在的位置: 南京心理咨询网 > 频道中心 > 咨询理论 > 人本主义 > 正文

吃与不吃,看来有可能是个心理问题

吃与不吃,看来有可能是个心理问题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7-3-8 15:34:43          ★★★

吃在中国文化中是一个举足轻重的词,所有的人情世故,无论是在家庭内部、家族内部、职场中还是官场中都是各种人际关系的载体。有句话说,吃什么不重要,与什么人吃才重要。而与什么人吃,怎么吃,才体现了真正的中国人之间的关系艺术。
 
我们总是忘不了小时候妈妈的味道,即使走遍了天涯海角,吃遍了山珍海味,但还是念念不忘妈妈小时候给自己做过的饺子或者面条,这似乎是人们对于自己源头的的忠诚,一直在寻找那个熟悉的味道,其实是在潜意识中想要回到母婴关系的融合之中,因为那是原初的爱的源头。美国著名精神分析师把几个M开头的单词划上了等号,mother(妈妈)=milk(牛奶)=medicine(药物),对于婴儿来说,牛奶就是指的吃的,我们可以看到吃最初就是跟母亲的连接。
 
在过去短短的几十年,从食物的极度的匮乏发展到今天的极度丰富,人类贪婪的本性在吃上也体现地淋漓尽致。一方面,我们想要拥有更多的物质,看到各种美食无法抵挡诱惑,自助餐非要吃到扶墙进扶墙出的境地,否则就对不起自己的钱;一方面我们又会为吃进太多的东西、浪费太多的东西而内疚,这种冲突与矛盾的心理总在在吃与不吃之中挣扎。
 
而在近二十年,进食障碍成为了一种疾病。美国的The Carpenters乐队主唱Karen就死于神经性厌食症,而纵观她的一生,我们发现她在事业上的失意,跟哥哥的关系的破裂,无法得到严苛父母的支持与理解,婚姻不幸福等等似乎一直伴随着她的神经性厌食症。同为公众人物的戴安娜王妃因为狗仔队对她私生活的曝光,将神经性贪食症摆在了大众面前。从戴安娜的身世来看,她的身份、她的婚姻的不美满都成为她生活中的压力源,而为了缓解压力,她会大量地进食,但为了维护王妃完美的形象,她不能允许自己变得肥胖,她开始用催吐的方式减肥。当她用呕吐的方式将食物排出体外时,她就获得了一种掌控感。从她们身上我们可以发现,厌食症、贪食症似乎不仅仅与吃有关。

01
进食障碍与文化高度相关
 
可以这么说,进食障碍是文化创造的疾病。我们的传统文化中也曾经有过以胖为美的时期,但这都与资源的匮乏、生育与繁殖有关系。而当食物极大丰富,女性的崛起导致生育与繁殖也开始逐步退后到次要位置,人们突然发现,电视中整形美容、抽脂减肥的各种广告对我们进行了一轮双一轮的轰炸。明星们也都是以纤细的身材示人,她们嫁入豪门或者幸福的婚姻似乎都隐含着瘦所带来的优越感与价值感。
 
瘦似乎与一切美好的东西有关。有句俗语说,控制不了体重,如何控制你的人生?那些成功人士的品质中总是与其有所节制有关,他们可以为了保持一个好的身材坚持健身,避免吃肥腻的食物,他们可以在生活中轻易地达到自己的目标,包括控制体重。而一个肥胖的人总是跟懒惰、蠢笨有着某种关联,并往往成为别人奚落调侃的对象。瘦与快乐、正向的自我价值有关,胖与自卑、羞耻、负向的自我价值有关,那么,瘦就成为了普遍被渴望身体状态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当然,在同一种文化环境中,为什么有些胖的人并没有因为胖而出现进食障碍,而有些本身已经偏瘦的人却成为了进食障碍的患者?个体之间为什么会现这样的差异?

02
进食障碍与成长中的创伤经历有关
 
其实个体的差异是在早年的成长过程中逐渐形成的,也就是我们俗称的人格底子的区别。我们会发现有些很胖的人给人是一种包容、乐观、幽默、大气的感觉,而有些很瘦的人却给人一种狭隘、自卑、尖刻、挑剔的感觉,而外在的表现其实根本上来自于对于自己的接纳与认知。一个能够接纳自己、能够与自己和谐相处的人,她的外在表现也是圆融而柔和的。
 
雨薇成长在一个规矩很严格的家庭,妈妈对于女儿有着非常高的期待,她希望女儿能够成为一个真正的淑女,未来有嫁入豪门的机会,并且也是按照自己的期待来培养女儿的:对女儿的一言一行都有着严格的标准,学业需要优秀,衣着需要得体,走路不能太快,步幅不能太大,吃饭不能太急要细嚼慢咽,举止需要优雅等等。当然还有十八般武艺需要样样精能通,比如钢琴、舞蹈、书法、绘画等等。
 
雨薇很争气,基本上也能够按部就班地完成妈妈规定的学习训练任务,但在妈妈那里却总是得不到一个赞许的微笑。妈妈总是觉得她可以做得再好一点,甚至到了严苛的地步,包括对于她的身材的要求。雨薇被妈妈压的有点喘不过气了,感觉自己没有一点自由,没有选择的自由,连吃的自由也被剥夺了。
 
为了达到妈妈心目中的好,雨薇总是认为自己是不太优秀的,是不好的。她不断需要从外部去获得自己是好的认同,但外部给予她的回应却总是被她错误地解读:当外界给她赞美时,她认为是客套的敷衍,当外界给予不好的评价时,又加重了她的自卑。假如别人不经意间的一句“你胖了”,就会让她伤心难过很久,又要在吃与不吃上面纠结一番了。
 
早年成长在一个支持性的环境中,孩子在获得了足够的安全感后,会将心理能量投注到精彩的外部世界里,视野开阔,保持开放的态度,容易建立对于自我的客观的认识,并且逐渐形成自我边界。而早年成长在一个指责批评的环境中,孩子总是担心自己做不好,无法讨好父母,他就会将过多的心理能量投注到对于自己的评判上,而无力关注外部世界,也抹杀了对于外面世界的好奇。

03
进食障碍其实是关系问题的外在行为表现
 
从卡伦.卡朋特以及戴安娜王妃身上,我们都能清晰地看出她们在关系中的内在冲突,进食障碍成为了她们解决冲突的一种方式,用症状的方式去表达对于关系的不满。
 
一对移民美国的印度夫妇认为让两个孩子尽快地融入美国的主流社会,首先要跟当地人吃的一样。这对夫妻每天会为自己准备美味的印度餐,还会单独为孩子们准备两个美式汉堡。虽然孩子们看到诱人的印度餐总是垂延三尺,可是做父母的总是粗暴地拒绝了孩子的要求,而强迫孩子吃为他们“精心”准备的汉堡。
 
两个孩子一方面每天都吃着同样的东西食之无味,另一方面又要忍受着对美食的拒绝,美味的东西吃不到,不喜欢的东西强逼去吃,在这样矛盾冲突之中,逐渐丧失了对于食物的兴趣。因为只有对吃不再感兴趣,就可以摆脱这种冲突。
 
在吃的问题上,我们发现这对印度夫妻是把自己的欲望强加给了孩子:他们自己很难融入美国的主流社会,而将期待强加给了孩子,其实是希望通过孩子满足自己的欲望。在这个过程中,他们看不到孩子的欲望,而欲望才是生的本能,当自己的欲望被剥夺时,那孩子就是以不吃的方式在潜意识中把自己杀死。
 
在另一个层面来看,孩子出现了进食障碍实际上也是对于父母对于自己控制的反抗。孩子太弱小了,他没有其他的力量与能力与强大的父母抗争,他们发出的声音也被父母忽略掉,孩子只能用这种隐形的力量去对抗父母。而吃与不吃,是我可以控制的,而对于吃的拒绝其实是对父母的失望,对于关系的拒绝。
 
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中将吃做为人的生存的第一需要,而对于进食障碍患者来说,尤其是厌食症患者似乎是一种更深的绝望。吃其实也是可以与需求层次的各个部分相关联。处于第一层次只需要吃饱即可,第二层次就是吃的安全,第三层次发展到关系的需要,吃什么、在什么样的环境吃与身份地位相联系;请什么人吃,你来不来吃跟是否获得别人的尊重有关联。发展到第四层次,吃什么、与什么人吃都已经云淡风清,都不重要了。
 
所以,吃与不吃,不仅仅是一个吃的问题。吃是一个自我认知的问题,是一个文化的问题,亦是一个关系的问题。

 

 

本文优选,旨在平台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小编。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转载
【TOP:向上】【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评 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评论内容: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信息搜索

咨询预约

  • 咨询预约
  • 咨询预约
  • 业务合作

南京心理咨询中心,南京心理医生,南京心理诊所,南京心理咨询,南京心理咨询师,权威心理咨询机构 森知公司版权所有 Copyright © http://www.025xl.com


中心地址:南京市中山东路头条巷50号(逸仙名居)2栋301(逸仙桥旁) 预约电话:025-84470026 84683302 E-mail:025XL@163.com

苏ICP备09041759号 常年法律顾问 许乃义律师